首頁 > 娛樂 > 明星八卦 > 正文

汪峰:章子怡是個由內而外美麗的女人

文章來源:
字體:
發布時間:2013-12-25 13:32:06

章子怡汪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發自內心深處的理解和相伴,是非常重要的。相伴可以指從頭一秒到一生,也可以是好的時候同甘,壞的時候共苦。放到我們這些公眾人物身上,這一點就更難,更可貴,更不容易。啟動“存在”全國巡演,出任第二季《中國好聲音》導師,發行新專輯《生來彷徨》;宣布恢復單身,被曝與章子怡秘戀,被卷入全民“幫汪峰上頭條”狂歡;在巡演上海站發表“八分鐘告白”,與章子怡互轉微博并以“King”“Queen”示愛……在一輪又一輪的喧鬧中,汪峰一直沒有面向媒體回應過各種問題,這次,他終于接受了新京報獨家專訪:“我今天來做這個采訪,就已經表明我會誠懇地和你溝通。”而談到章子怡時,他更直言:“她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兒,同時也是由內而外美麗成熟的女人。”

“My Music King”——她表達心情,這很自然

新京報:在你發專輯的當天,章子怡轉發了你的微博并附上“加油!My Music King”,這算是她第一次在公開場合表達對你的支持。她之前跟你溝通過嗎?

汪峰:她就是想表達自己的心情,這很自然。

新京報:在你對子怡有比較深入的了解之前,對她的第一印象是怎樣的?

汪峰: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直接感受。在我對一個人不了解、又沒有接觸她的時候,我不會對任何一個人作出評價。不光是她,而是所有的人。我們不可以人云亦云,那樣太不負責了。

公開私事——以尊重開始,以尊重而終

新京報:兩個人的戀情并沒有在曝光后第一時間公開,你之前的顧慮有哪些呢?

汪峰:我沒有顧慮,因為這是我的私事。中國如今到了一個特別注重隱私,但又極其不注重隱私的境地。當他需要隱私的時候,他會告訴所有人,應該尊重我;當他特別好奇并且想窺探他人的時候,尊重別人的隱私就被遺棄了。這是一個充滿矛盾的時代,其實大家真正關心的還是自我。尊重自己的方式。我今天以特別誠懇的態度面對你來做這個采訪,這是我的一個判定,并且我來就已經表明我會誠懇地和你溝通。一切都是以尊重開始,以尊重而終。

愛情要素——發自內心的理解和相伴

新京報:子怡在你眼中是個怎樣的人?

汪峰:她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兒,同時也是由內而外美麗成熟的女人。

新京報:此前高圓圓在接受新京報采訪時,提到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因素,是忠誠、對愛人的體貼以及價值觀一致。這幾點在您的認知范圍內,排名的先后是怎樣的?

汪峰:我覺得這幾點對所有能在一起的戀人來說都是重要的。價值觀不相同,最終無法走到一起,沒有忠誠的話就別聊了,體貼那是愛的本能,如果愛里面沒有體貼的話,請問這個愛和不愛的區別在哪兒?再有,發自內心深處的理解和相伴,我覺得這個是非常重要的,這是很難做到的。相伴可以指從頭一秒到一生,也可以是好的時候同甘,壞的時候共苦。放到我們這些公眾人物的身上,這一點就更難,更可貴,更不容易。

新京報:子怡之前的影視作品你看過嗎?

汪峰:看過。

新京報:她的銀幕形象,哪一個是你印象比較深的?

汪峰:一個人的職業性,一個人是否在他(她)的專業領域有不懈努力的態度,這也反映出他(她)的精神世界和對自己的要求。事實上,子怡在她的專業領域里面就是一個非常專業出色的演員。《一代宗師》的宮二是她人生感悟、年齡閱歷、演技等等融會貫通的一次展現,沒有痕跡,但又充滿靈魂。

【新專輯】 這個時代的中國人是“彷徨”的

“歷時52個城市的足跡;76首歌的篩選;128天的制作;518天的創作;686天的等待;15200字的創造推翻與重塑;17906小時的悲喜生活……一切謊言與喧鬧都是徒勞,只有音樂會永存!謹此獻給全體迷惘卻堅強的中國人!”12月2日,汪峰通過微博發布新專輯《生來彷徨》并留下這段話。在他看來,“彷徨感”是繼上一張專輯提出的“存在感”之后,又一個大家需要去面對的話題。

新京報:聽到《生來彷徨》第一首歌《一起搖擺》時,感覺回到了早年的磁帶時代,這會是被安排在A面打頭陣的作品。在排序上是否有這方面的用心?

汪峰:我每張專輯的第一首歌都會是比較重、速率比較快的,作為一張專輯的一個開始,這是我喜歡的呈現方式。《一起搖擺》的旋律方式在我過去的歌里也不多見,它基本上是以布魯斯為基礎的,旋律又很簡單。我覺得它比我過去專輯的每一個第一首都要更上口、更易懂。布魯斯風格的作品很多,只是我用了現代的編配手法,里面電鼓、吉他成分很多。我需要它具備流暢性,但又不只是像一首口水歌,一定要很搖滾,有爆發力。

新京報:你的上一張專輯中收錄了26首新歌,只隔了兩年,這次新專輯又收錄了19首新歌,你創作出這么多首作品,但在當今信息爆炸的大環境中,作為聽者,也許只能吸收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你怎么看?

汪峰:沒關系。如果一個人的聽歌習慣是挑著聽,無論你給他十首歌還是四十首歌的專輯,他都是要有選擇的。這一點上,我無所謂。我做音樂不是為了別人,我可以選擇只出單張,但我個人認為,這些歌曲不能再減了,因為它記錄我這兩年的所有想法,一定要是這個數量的。

新京報:你這兩年最想表達的核心理念是什么?

汪峰:就是這張專輯的名字“生來彷徨”,我想不光是我,可能更多的中國人現在都處于這個階段:生活比過去好多了,但事實上,對很多東西存在不確定性,缺乏安全感,對自己的期望值很高,但現實又與夢想落差很大——這種東西始終存在于我們心中。普通老百姓幸福感和滿足感少,這才是我們最重要的一個問題。這一切,它呈現的一個狀況:在這個時代的中國人是彷徨的。

新京報:“彷徨”這種詞相對來說比較抽象,可否解釋一下,比如,是否有一些具體事件引發了你這種感觸?

汪峰:太多了,生活中幾乎所有的事情都在講明這一點。可以這樣說,“彷徨”這個詞,擱在全世界范圍,絕大多數國家可能不適合,但我覺得在中國是適合的。就像上一張里《存在》那首歌,太形而上了,但是對于中國人,“存在感”難道不是一個特別重要的話題嗎?也許你幾乎不去觸碰,但事實上它非常重要。

“生來彷徨”是繼“存在感”之后,下一個會被意識到的問題。我只是想通過這張專輯呈現生命本質的狀態,其實它并不晦澀,你只有認識到當代中國人內心普遍存在著彷徨感,才會真正想明白:只要你活著,還是希望能更快樂、更接近光明。

31选7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