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熱點新聞 > 正文

清華回應論文造假:一經查實絕不姑息、嚴肅處理

文章來源:中國聚焦網
字體:
發布時間:2018-10-23 10:28:30

   國外一個名為“Retraction Watch(撤稿觀察)”的網站近日顯示,清華大學深圳研究生院有學者的11篇論文因學術不端行為被學術期刊網站撤稿。昨晚清華深圳研究生院對此作出回應,相關研究生已于去年被撤銷博士學位,其導師也停止了招收研究生的資格。

  北京青年報記者在“撤稿觀察”網站上列出的撤稿名單上看到,這11篇材料學領域的學術論文主要發表于2014年至2016年之間,被《Materials Science and Engineering:A(材料科學與工程)》等期刊網站撤稿。撤稿原因是一系列圖片直接復制了以往已經發表的論文,不同論文通過重新編排和改動圖示來重復同樣的成果。論文的作者是清華大學深圳研究生院的“Guoyi Tang”。但“Guoyi Tang”通常是這些論文的通訊作者,而第一作者主要是“Xiaoxin Ye”。清華深研院2015年的一篇新聞報道顯示,該院有一名2010級博士研究生“葉肖鑫”,“師從于我院新材料所唐國翌教授,五年博士期間,在唐教授的悉心指導下發表SCI論文18篇,其中第一作者16篇,相關研究成果已申請兩項國家發明專利和一項實用新型專利,先后受邀擔任國內外多家知名學術期刊的編輯”,2015年他還榮獲過清華大學第20屆“學術新秀”表彰。

  這一撤稿事件昨天被國內外多個科研網站和論壇轉載。對此,清華深研院昨晚對有關調查和處理情況進行了說明。據介紹,葉肖鑫于2010年進入清華深研院攻讀材料科學與工程專業博士學位,2015年7月畢業并獲清華大學博士學位,指導教師就是唐國翌教授。2016年3月,唐國翌教授收到對葉肖鑫為第一作者所發表論文可能存在學術問題的舉報后,立即組織對葉肖鑫就讀博士生期間發表的16篇論文進行全面核查,發現存在自我抄襲、圖片重復利用、編造實驗結果等問題,隨即與相關出版機構多次溝通,提出全部撤稿的要求。通過對葉肖鑫博士學位論文的核查,發現同樣存在上述問題。經深研院進一步核查,初步判斷葉肖鑫存在嚴重學術不端行為。

  2017年1月,校學術委員會成立專門工作組進行調查并經學術道德分委員會討論,認定葉肖鑫存在嚴重學術不端行為,其導師唐國翌對此負有指導管理方面的責任。2017年4月28日,校學位評定委員會召開全體會議,決定撤銷葉肖鑫博士學位,該處理結果在校內進行了公告。2017年6月,深研院停止了唐國翌教授招收研究生資格,撤銷其材料學科負責人和新材料研究所副所長職務,目前其已辦理退休手續。

  昨天下午,北青報記者撥通了唐國翌教授的手機,對方聽聞記者報出身份后就掛斷了電話。

  清華大學表示:“清華大學對于學術不端行為堅持零容忍態度,一經查實絕不姑息、嚴肅處理。我們將深刻汲取此次事件的教訓,進一步加強對教師和學生的學術誠信教育,嚴格相關管理措施,營造良好學術風氣,嚴防此類事件再次發生。同時,歡迎社會各界繼續對我院的學風建設工作予以監督。”

  去年剛發生一起國內學者被大規模撤稿事件:知名學術出版商施普林格·自然一次性撤銷旗下雜志《腫瘤生物學》2012年至2016年發表的來自中國的107篇文章,這些文章被認為涉嫌同行評審造假,大多來自國內高校的附屬醫院,共計77家單位,其中包括一些名校或附屬醫院。

  延伸閱讀本科論文800元15天搞定,代寫已成產業鏈

  錢江晚報9月4日消息,開學季到了,不少大四學生已經開始為畢業論文發愁,“沒工夫”“不會寫”的論調層出不窮。市場是敏感的,大量需求下論文代寫的灰色產業越來越繁榮。

  新華社

  甚至,在不少高校將“在刊物上發表文章或論文”列為自主招生報名資格條件之一后,高中生也加入進來,不惜花數千元雇人捉刀代筆。日前,曾有網文爆九省市高中名校學生涉嫌論文造假。

  盡管近年來國家三令五申,教育部也再次印發通知,要求嚴厲查處高等學校學位論文買賣、代寫行為。但錢江晚報記者深入調查,發現“一字千金”之下,論文代寫市場依然明目張膽,從拉客引流、代寫降重,到后續的修改答辯、代發刊物,已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鏈。

  大四學生:

  我先花200元買篇開題報告看看效果

  安順在北京上學,大四開學后,學校公布了論文開題報告的時間。他開始焦慮,前三年學得不算認真,畢業論文該怎么寫他心里沒數。“論文導師讓我給他幾個題目,可我根本不知道寫什么。”

  沒招了的他這幾天在貼吧里閑逛,“吧里不少人在討論開題,下面很多回復幫忙代寫的。”他加了頭像是一個“寫”字的中介,對方稱一篇本科畢業論文只需800元,免費修改,包他通過最后論文答辯。

  他還在考慮,但無疑有些心動。“我打算先花200元買篇開題報告,看看效果。”對方承諾,一旦確定題目,開題報告5天就能搞定,論文在15天內也能完成。

  像安順這樣的學生不在少數,小張去年從省內某高校畢業,在他看來,現在不只是所謂的“差學生”才會找人代寫。

  “現在保研名額、獎學金評比,大部分都包含科研成果一項。”他說,所謂“科研成果”,其實主要就是指論文發表。據了解,各高校院系針對保研和獎學金評比,為了鼓勵學生多做科研,都會依照論文發表的刊物等級,予以不同程度的加分。沒想到卻被人鉆了空子。

  小張班里有好幾個同學,都曾花錢代發過論文,更有甚者直接“一條龍”——代寫代發都由人包辦。“原先有個和我成績差不多的,靠著兩篇論文直接就從三等升到一等獎學金了。”小張說,大家的成績折算之后差距本不大,而論文加分后直接拉開差距。

  2015年,中國高校傳媒聯盟曾隨機抽取318名大學生,就“論文代寫”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31.13%的大學生考慮過找人代寫,73.9%的大學生身邊出現過代寫論文,而“工作壓力大”,“考研出國忙”及“偷懶和拖延癥”,則成了找人代寫論文的主要原因。有人評估,中國的論文代寫市場的產值已超過10億元。

  記者調查:

  成功應聘當寫手了解代寫接單流程

  錢報記者在某電商網站上找了一家論文代寫店鋪,對方告知他們的代寫老師有專門團隊,寫手主要是在讀碩博士,甚至還有高校老師。

  真是這樣嗎?

  記者輾轉找到了李天,碩士畢業前他在網上看到招聘信息,也曾兼職做過幾個月的論文寫手。

  他告訴記者,所有寫手都會被拉入一個寫手群中。中介會不時在群里發出各個專業的約稿啟示,有意的寫手可以自己和群主聯系,獲取更多約稿信息。依照難度和時限要求不同,價格也會有一些差異。

  李天說,第一次接單時,他還認認真真地查了資料,好好構思了之后才開始動筆,花了好大精力。“后來我才發現,人家水平有限,你寫得好他也看不出來。”對大部分代寫畢業論文的人來說,達標才是最要緊的。

  后來,李天專接一些本科專科畢業論文降低重復率的約稿。做法很簡單,只要替掉修飾用詞,刪改下語句順序,調換一些順序,最多花個一兩天時間,就能攛掇出一篇完全可以通過查重系統的論文了。“最快的一次,花了一個小時,把一篇百分百抄襲的論文降到了15%以內。”

  不到半年的時間,只有空閑才接單的他也寫了至少十幾篇論文。“我這個量還算少的,有些全職,一兩個禮拜的量都比我多。”

  錢報記者也以應聘寫手的身份,和中介取得了聯系。在大致了解了學歷和專業以后,他將記者拉入了寫手群。

  群里只允許群主和管理員發言,不時會發出約稿信息,主要包括論文主題、字數、重復率、時限等要求。“農村淘寶現狀調查,1500字,今晚就要。”目前群里的約稿,以社會實踐報告為主。中介告訴記者,現在還不算論文代寫的高峰期,“等到明年三五月份,群里一天的單子就有幾十條”。

  在群文件里的一份合作協議上,記者看到了更詳細的接單流程。

  接到訂單后,寫手須根據題目擬定提綱,通過客戶要求后再開始創作。創作完成后,寫手還要負責文章的后期修改,只有查重過關、客戶滿意后,才能拿到稿費。

  據了解,一般的專科、本科畢業論文,依據專業和題目難易程度,稿費在35-80元每千字之間,其中醫學論文由于專業性較強、寫手稀缺,收費也相對偏高。而碩博士論文和核心期刊發文則費用更高,每千字在150元以上。記者咨詢了一名在校博士,他認為和花費的精力相比,“代寫如果真能達到核心期刊的標準,這樣的收費算不上貴”。

  愈演愈烈:

  論文代寫已成產業鏈

  在互聯網上,論文代寫現象正愈演愈烈。

  錢江晚報記者在QQ中以“論文”為關鍵字進行搜索,瞬間彈出近百個搜索結果,其中多半是以“畢業論文”、“論文查重降重”為名的論文代寫群。一圈看下來,不少兩千人上限的大群,已經有一千八九百名群成員。在商業平臺上同樣有不少論文代寫代發店鋪,排序靠前的幾乎每家的銷量都在千人以上,最多的一家付款人數甚至接近萬人。

  除了代寫論文,他們的主營項目還包括論文代發、查重以及修改降重等。

  通過對店家,寫手群的調查,錢報記者梳理出了店家——中介——寫手的論文代寫產業鏈。

  客戶在店鋪中下單后,店家會根據訂單需求派分給其下的各個寫手群群主。群主再把相關代寫信息發布在寫手群內,由寫手們接單完成。

  而現在,類似代寫店家越來越多。為了爭奪客源,店家間大打價格戰。一名客服表示,以最火的本科專科畢業論文代寫為例,去年一篇8000字左右的論文收費還在1000元左右,而現在已經降到了700元。

  相關部門發文嚴厲查處但收效甚微

  對于論文代寫,不是沒有懲戒措施。

  今年7月,教育部發通知,要求嚴厲查處高等學校學位論文買賣、代寫行為。通知要求,對出現學位論文買賣、代寫行為的學位授予單位,要視情節輕重分別核減招生計劃,甚至可暫停或撤銷相應學科、專業授予學位的資格;對參與購買、代寫學位論文的學生,則給予開除學籍處分,已獲得學歷證書、學位證書的依法予以撤銷的處理辦法;同時,多部門協調配合,對發現的涉及學位論文買賣、代寫等違法違規信息予以整治。

  但效果不算顯著。

  已經畢業的小張對此依然有些憤懣,“早知道查不出來,當初我還不如找人代寫兩篇。”小張一人的想法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這樣的人正越來越多。

31选7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