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IT業界 > 正文

對不起,996者禁止入內

文章來源:
字體:
發布時間:2019-05-13 10:24:08

   近兩天,馬云老師一句:“工作上我們強調996的精神,生活上我們要669。”又一次引起了網絡熱議。所謂669,馬云給出的定義是“六天六次,關鍵要久。

 

 

對于這種“慘無人道”的號召,諸位早已謝頂且全方位透支的程序員們在網上悲呼:“救救孩子吧!枸杞真的不夠用了!”

而就在昨天(5月11日),一場由騰訊新聞原子智庫主辦的中國益公司愿景演講的活動中,許多出席的大佬再次正面回應了“996”這一話題。

996,大佬都愛聊

本次活動,整場都在圍繞著“尋找在中國具有責任感、創新性和成長性的益公司”這一話題進行展開討論,而受邀演講的嘉賓也都是業內重量級人物,包括微軟全球副總裁洪小文,御風集團董事長馮侖,以及商業觀察者吳伯凡等共五位大佬。活動中,每個人都從自己的角度發表了關于“中國益公司”的看法。

有趣的事發生在活動尾聲,在現場觀眾的提問環節中,有一位觀眾犀利發問道:“請問五位嘉賓,你們認為什么樣的公司夠格成為中國益公司?對于違反《勞動法》要求員工996的公司,你們認為是不是益公司?”

語畢,原本熱鬧的會場竟一時安靜下來,各位大佬面面相覷,不知道該由誰來回答這個問題。

南都公益基金理事長徐永光最先反應過來,作為老江湖,首先要做得就是不能讓場子冷掉。

關于這個問題,大家都知道重點在于對時下熱點“996”的看法,但徐永光不緊不慢,先來了招緩兵之計。

先是說另一位嘉賓沈鵬的水滴籌確實做了很多有益社會的行為,又是說微軟用高科技解決了人民生活中遇到的問題,在一一點評了現場幾位大佬所代表的公司后,才終于張口正面談了自己對996的看法。

但相比之前的長篇大論,徐永光顯得很謹慎,只用一句話帶過自己的想法:“我覺得如果要求996這應該不太對口,這樣讓員工過分辛苦。”

不管怎么說,徐永光還是很誠懇地給出了“是或否”的回答,而沒有選擇用含糊不清表達去打太極。

與此同時,馮侖老師則稍顯尷尬,畢竟就在前幾天,馮侖老師才剛剛發表了觀點,“對奮斗者創業者而言,996就是一個最基本的要求。”

但另一邊,微軟的全球副總裁洪小文則顯得談興很高。

在徐永光說完之后,洪小文接著這一話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在他看來,任何公司最大的資產都是員工,并明確表示“996基本上就是對員工的不尊重”。

事實上,互聯網行業一直以來都在飛速發展著,甚至有了“互聯網一年,人間十年”的說法,而這樣的快節奏下,高壓,緊迫,搶奪先機都是互聯網公司的關鍵詞。

但與此同時,成立已有四十余年歷史的微軟在數次穿越周期后則顯得十分淡定,甚至有了“微軟養老院”的“美譽”。

更搞笑的是,在這次中國益公司的主題活動上,竟有現場觀眾直接拋出了這一問題,問“對于微軟是個適合養老的地方,你怎么看?”

 

 

關于這個問題,洪小文坦言稱“很尖銳”,隨后回答說,所謂養老,其實也意味著你可以在這家公司發展自己的職業生涯,而這一點則是微軟非常自豪的事。

這個回答即維護了自己公司的形象,又緊扣了本次活動中關于“益公司”的主題,可以說是非常漂亮了。

另外,相比其他大佬在面對996這敏感一話題時的謹慎,洪小文先生可以說是完全打開了話匣子,讓人不得不感嘆一句,在談員工福利的話題時,“微軟養老院”就是硬氣!

益公司,拒絕996

除此之外,洪小文還是在前期自主演講的過程中,唯一一個主動提到996的嘉賓。并且第一句就是直接diss:“996很過時了。”

緊接著系統闡述了自己的觀點:

“今天的工作場合里面,你在工作場所的時候首先就算強迫員工,某一段時間必須要在工作場合,他腦筋在想什么你也不知道。現在在工作場景里,很多時候你要解決家里的一些重要事情,有時候回家了要處理一些工作的事情,所以正途是怎么樣讓員工在工作場合、在家里也能夠把家里照顧好,這樣做好了,最后員工才會替你產生更多。”

這個表達其實很接地氣,意思是說公司其實控制不了員工腦袋里想啥。現如今許多公司的員工實際上都是腦力勞動者,而腦力勞動很大的一個特點就是工作結果很難量化,在這樣的情況下,員工如果想消極對抗,企業很難有什么太好的辦法。再比如網上流傳的那個“帶薪拉屎”的段子,其實就反應了一旦進入員工消極對抗的階段,這幫家伙能拿出來的“騷操作”絕對遠超大家想象。

除了從實際角度出發,洪小文還講了一個小故事。比爾蓋茨覺得最自豪的一點,就是每個周末晚上一定要洗碗。在比爾蓋茨看來,洗碗就是對他家庭、對配偶的尊重。而這一點在洪小文看來是非常重要的,“對異性,對配偶,對家庭的尊重,這是996忽視地方。”

而其他出席嘉賓,也從自己的角度闡述了對益公司的理解,以及為什么996不屬于益公司。

在徐永光看來,公司應該第一個要滿足的需求,還應該是消費者的需求,接著是員工的需求,再接著才是股東的需求。而996顯然違背了絕大多數員工的需求。

此外,知名學者吳伯凡則從一個非常底層的視角談了這一問題。在他看來,現如今的商業社會其實也是一種非常古老的區塊鏈技術,一個企業每做一件事,每次公開發表一次言論,都會進入到大家共享的賬本里,而企業想試圖消除這個痕跡,則是非常難的。

通過這一理論基礎吳伯凡老師犀利指出“作惡代價低的,流民型企業正在消亡,而公民型企業不再是一種道德要求,而是底線的生存標準。”

對應到996概念則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越是宣揚996的企業,就越會使自己的雇主品牌變得趨于低價值,從而在面向人才招聘時會越來越困難,最終導致自己的競爭力直線下降。

益公司這一概念,簡單來說,就是去判斷公司與社會、商業、科技以及自身的消費者和員工之間,是否存在著一種可持續的長期互利關系。

而996話題,從其根本來說其實就是在探討員工與公司的關系。以近期上熱搜的“甲骨文裁員”事件為例,這件事的有趣之處在于一方認為公司不養閑人,并且給足了賠償,而被裁的員工拉起橫幅的樣子就很low,而站員工的一方則認為資本家又一次卸磨殺驢,此次案例再次將商業社會的冰冷殘酷揭示無疑。一時間,雙方爭執不下。

 

 

但從益公司這一概念的角度去評價,則事情變得非常明朗。

一個符合“益公司”概念的企業,其必然會在企業與員工的關系上也保持著良好的長期互利。所謂互利,那就意味著員工可以在企業內發揮價值,而長期,則意味著在快速發展的行業里,員工會隨著企業的發展一同進步。

這并不容易,現如今,絕大多數企業的選擇都是根據業務需求招一批人,然后去做他們能力范圍之內的事。而當外部市場發生改變時,公司卻沒有在人員的培養上有任何相應的動作,最終只能靠大規模換血,才能使得企業在行業的發展中艱難活下去。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其實就是雙輸格局。而益公司的概念,其實就是為破解此局,提供了一種方向選擇。

益公司,不止996

事實上除了996,此次活動還談了許多很有趣的概念。

譬如御風集團的董事長馮侖和水滴公司的CEO沈鵬,他們二人的演講中,并沒有太多涉及到996,或者說公司與員工的關系。但他們的發言也同樣精彩。

馮侖作為在商海中沉浮了三十余年的前輩,在演講中分享了第一代民營企業家這些年來走過的一個心態變化。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學會思考“企業與社會的關系”,并講述了大量自己直接或間接參與的公益基金項目。

而另一邊,沈鵬作為一家主營公益平臺企業的CEO,更是同大家分享了大量的第一線的公益案例,以其自身的經營經驗,來告訴大家商業與公益的有機結合,可以迸發出怎樣的社會力量。

這些都屬于“益公司”這一概念的理論范疇。

在公司與員工的關系上,996是要不得的,“養老院”更是要不得的,而唯有可持續的員工一同成長,才可以稱得上是“益公司”;

在公司與社會的關系上,公益基金的參與及科學管理是值得鼓勵的,直接進入該領域通過商業手段提高公益效率,更是值得鼓勵,除此之外,認真做好產品,滿足廣大人民的生活需求,提升廣大人民的生活質量,也同樣稱得上是“益公司”;

除此之外,在公司與科技發展的關系上,現如今諸如百度的AI開放平臺抑或華為海思半導體等巨頭旗下的高新部門,對科技發展的促進作用已經越來越明顯,越來越重要,而這樣的公司,自然也稱得上是“益公司”;

總而言之,所謂益公司,是指那些真正具有責任感、創新性和成長性的公司。而眼下以奮斗之名怒推“996”的企業們,一方面精神可嘉,但另一方面,不過是竭澤而漁。益公司不這樣做。

結 語

隨著數據的豐富以及數據利用效率的指數倍增,這世界的透明度和彼此之間的合作程度也越來越高。科技向善,商業向善,資本向善已經成為肉眼可見的趨勢,而這一概念中,有著遠高于道德本身的實際意義。

在過去,向善所以受尊重。

在現在,向善所以獲利益。

而在未來,向善才所以能存活。

 
31选7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