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點聚焦 > 聚焦評論 > 正文

部分車企不主動召回問題車輛為哪般

文章來源:中國聚焦網
字體:
發布時間:2018-10-25 15:19:07

      一碗面要80元,出租車漫天要價,安檢排隊太長差點誤機…你在機場是否遇到過這樣的問題?“首屆金跑道獎·國內機場口碑評選”正在進行!【點擊投票】為機場打分,你說了算!

 

  由上汽通用召回332萬余輛汽車引發的思考:

  部分車企不主動召回問題車輛為哪般

  法治周末記者 馬金順

  “看到上汽通用的召回公告,我并沒有感覺到太多喜悅,更多的是遺憾!”別克昂科威車主張濤(化名)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時如是說。

  “十一”假期前,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缺陷產品管理中心官網信息顯示,日前,上汽通用汽車有限公司根據《缺陷汽車產品召回管理條例》、《缺陷汽車產品召回管理條例實施辦法》的要求,向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備案了召回計劃,決定自2018年10月20日起,召回3326725輛別克、雪佛蘭及凱迪拉克品牌車輛。

  而上汽通用此次召回相關車型的數量,是我國自啟動汽車缺陷產品召回制度以來,史上最多的一次。  值得一提的是,上汽通用此次召回活動是在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啟動缺陷調查情況下開展的。在國內汽車市場,除了上汽通用外,還有部分汽車生產廠家也是在相關部門的干預后才采取了召回措施,這些車企為何不主動召回問題產品,主要基于哪些考慮?在業內人士看來,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廠家明知故犯

  根據召回公告,本次召回范圍內車輛配備的前懸架下控制臂襯套,在受到較大外力沖擊時可能發生變形或脫出,極端情況下可能導致車輛失控,存在安全隱患。上汽通用汽車有限公司將為召回范圍內的車輛免費安裝下控制臂集成式襯套,以消除安全隱患。

  盡管上汽通用已經開始召回相關車輛,但部分車主對公告中的解決方案仍有疑慮。

  “上汽通用在公告中并未說明‘較大外力’和‘極端情況’的條件或者標準是什么?也并未說明‘安裝下控制臂集成式襯套’解決方案的技術依據是什么,該解決方案是否能徹底解決現存的安全隱患?”張濤說。

  就上汽通用此次召回的相關問題,法治周末記者試圖聯系上汽通用相關公關人員,但并未得到明確回復。

  根據公告,上汽通用此次召回計劃涉及旗下近247萬輛別克、72萬輛雪佛蘭及14萬輛凱迪拉克汽車,具體車型包括昂科威、威朗、英朗、君越、君威、科魯茲、探界者、邁銳寶XL以及凱迪拉克XT5等。

  據悉,此次召回范圍內的車輛前懸架下控制臂襯套采用的均是分體式襯套或開口一體式襯套結構,上汽通用認為該襯套結構在受到較大外力沖擊時或極端情況下存在安全隱患。

  “其實早在三年前上汽通用就已經發現了該問題并且知道該問題的嚴重性,但上汽通用并未向消費者作出任何說明且繼續使用存在安全隱患的襯套結構,這一點讓很多車主不理解。”張濤說。

  張濤判斷上汽通用早已知曉相關問題的依據是上汽通用之前申請的兩項專利。

  2013年11月,上汽通用曾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交一份“一種用于連接控制臂和副車架的襯套組件”的專利(即“分體式控制臂襯套”),并于2014年率先應用于別克昂科威的前下控制臂襯套上,后在上汽通用別克和雪佛蘭品牌旗下部分車型上大規模使用。

  但隨著規模的不斷擴大,全國陸續發生了多起因使用該襯套出現控制臂襯套連接件分離脫落的情況。

  2015年8月,上汽通用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又提交了“一體式控制臂襯套”的相關專利,專利中表明一體式控制臂襯套可有效避免現有技術中控制臂襯套在受到載荷沖擊時出現脫出的風險,而分體式結構連接不穩固,存在很大的安全隱患。

  “這說明上汽通用對分體式襯套結構存在的問題非常了解,但是并未采取相應的補救措施。”張濤補充說。

  基于此,一位對上汽通用相關車主維權事宜比較熟悉的人士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接下來部分車主將會以消費欺詐的理由對上汽通用提起民事訴訟,訴求是依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55條規定,“經營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有欺詐行為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增加賠償其受到的損失,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商品的價款或者接受服務費用的三倍”。

  “如果全部勝訴,上汽通用或將會付出上百億元的代價。”上述人士說。

  車主關心召回方案能否解決現存問題

  “2016年年初,看到上汽通用的專利申請信息后,我了解到其中的問題所在,但每次向上汽通用反映相關問題,對方均回復‘我們生產的汽車是符合國家標準的,請放心駕駛’。”張濤表示,每次駕駛車輛時,心里發虛,非常擔心會出現問題。

  福建的林先生在車輛發生事故之后,曾將莆田市利豐行汽車服務有限公司、上汽通用(沈陽)北盛汽車有限公司告上法庭,但隨后卻又自己進行了撤訴,林先生表示,由于案件審理周期過長,自己剛參加工作不久,已無更多的精力和經濟能力繼續參與訴訟。

  “這種糾紛的維權官司周期較長,一般會陷入反復鑒定的過程,消費者往往官司還沒有結束,已經在精力、財力、時間上被消耗得精疲力竭,勝訴難度也很大,對于消費者維權來說確實比較困難。”中國法學會消法研究會副秘書長郝慶豐說。

  的確,根據林先生提供的福建東南產品質量司法鑒定所的車輛鑒定收費函顯示,鑒定所收取的費用達兩萬元。

  “不過,對于上汽通用的相關車主來說,此次召回至少標志著近三年的維權之路,終于畫上了一個階段性勝利的句號。”張濤說。

  然而,法治周末記者從一個1000余人的“上汽通用脫軸維權群”了解到,不少車主還是擔心目前的召回方案——免費安裝下控制臂集成式襯套是否能夠徹底解決當前的安全隱患?

  “上汽通用應該向用戶提供相關的技術資料,用科學的測試數據表明召回的措施是有效的。”該群群主認為,“如果廠家沒有對安裝后的下控制臂集成式襯套懸架進行過科學認證、沒有公布下懸架強度分析(包括臺架試驗)和碰撞試驗等的數據、無法證明安裝下控制臂集成式襯套后的懸架是符合《機動車運行安全技術條件》GB 7258‘車橋與懸架之間的各種拉桿和導桿不應變形,各接頭和襯套不應松曠或移位’的行業標準,消費者有理由拒絕這樣的召回!”

  另外,張濤稱,據其了解,存在多起無碰撞即脫軸的事例,即車輛在低速行駛時、在沒有任何物體碰撞的情況下,下懸架突然脫落,車輛失控,從而引發道路交通事故。

  “上汽通用有義務進一步作出解釋:公告中所定義的‘較大’沖擊力,到底是多大?公告中所稱的‘極端’情況下,什么樣的情況算是‘極端’?”張濤認為。

  懲罰機制不健全

  根據召回公告,上汽通用此次召回活動是在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啟動缺陷調查情況下開展的。一段時間以來,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缺陷產品管理中心收到消費者反映此問題的投訴。收到投訴后,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立即部署缺陷產品管理中心對上述問題開展缺陷調查和評估。受調查影響,上汽通用汽車有限公司決定采取召回措施,消除安全隱患。

  這也引起了部分車主的不滿,他們認為上汽通用面對車主的投訴,在明知相關控制臂襯套結構存在安全隱患的情況下并未主動向消費者作出任何說明,此次召回也是迫于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和外界的壓力,可見上汽通用并非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而主動召回問題產品。

  其實,在國內,受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調查影響而決定采取召回措施的汽車廠家并非上汽通用一家,比如,之前曝出的“大眾速騰斷軸門”、今年年初曝出的本田CR-V機油門事件等均是在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介入之下才宣布實施召回。

  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官網信息也顯示,今年上半年,我國共實施缺陷汽車產品召回109次,涉及車輛486萬輛。其中,受市場監管總局缺陷調查影響,相關汽車產品生產者共實施召回29次,涉及數量131萬輛,占汽車召回總數量的27%。

  在汽車高級工程師蔣建平看來,國內汽車市場之所以會存在這樣的“怪象”,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從車企方面來講,付出巨大代價進行召回,不如私下處理以減少成本支出,并降低對品牌形象的影響,二是違規成本太低。

31选7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