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新聞 > 正文

我所了解的有別于中西醫的另類“治嗓”法:海氏丹田發聲

文章來源:
字體:
發布時間:2018-11-30 15:43:11

 提到聲帶物理恢復這個概念,相信對很多人來說,都陌生的。我接觸也是在前兩年,偶然在一個健康網站上看到了一個關于“海氏丹田發聲”的報道文章。

我上互聯網的初衷是了解下聲帶的保守治法(我是做夜場主持的,常年用嗓導致左側息肉伴有肥厚,最開始服用中藥湯藥一直控制得很好,但是在生了我家涵寶之后,怎么吃藥也沒用了)。無意中搜到了這種通過發聲訓練(它不是我們唱歌、主持所用的那種普通的用氣發聲法)去消除聲帶增生的訊息。

我看了很多相關的資料文獻,了解到聲帶物理恢復是一種嗓音科學,遺憾的是國內很少有人鉆研。50年代出現過一個林俊卿大夫,當時他的嗓音科學研究還得到了周總理的支持。和西醫、中醫這些主流醫學相比,聲帶物理恢復算是典型的“非主流,甚至可以說不入流。至今,在中國,很少聽說哪家醫院的醫生用這個手段給人看病,也很少有相關的研究和學術活動。

聲帶物理恢復,作為一門集醫學、教育和康復為一體的跨領域學科,中國目前的嗓音訓練老師卻屈指可數。一是嗓音訓練需要患者的配合,而大部分患者重治病,輕防病。此外,由于國內沒有嗓音訓練師這個崗位,收入也就沒保障。
  在我國,這一學科最早出現在林俊卿博士的基本相關學術著作里。他在《歌唱發音的機能狀態》、《歌唱發音不正確的原因及糾正方法》、《歌唱發音的科學基礎》等書中詳細闡述了這一方法,并將它命名為“咽音”2018年,香港香江出版社出版的《四步練就金口才》一書也記錄了這一方法(作者就是前文提到的“海氏丹田發聲”創始人海洋)。關注聲樂的朋友可能知道,林俊卿博士的聲樂研究所后來遭受了“重創”——由于很多原因,他苦心經營的研究所最終倒閉,一生所學衣缽殘留到民間。

作為一個歌唱愛好者,而且嗓子又是我的飯碗,我不得不遍尋北上廣等地的老師,耗資花費十多萬,想追尋這一“發聲秘笈”蹤影,最終空手而歸。投入了大量學費資金,卻始終沒有學到正宗的“咽音”發聲法。后來經高人指點才知,江湖上打著“咽音”教學旗號開班授課的,十有八九都是“掛羊頭賣狗肉”之舉。

2018年,我得知長沙出了一位“治嗓高手”,年紀輕輕卻教學成績顯著,他教的丹田發聲另類獨特。我于是關注了他們,聽了很多學生案例,憑藉我之前東學西訪的對“咽音”的理解,我在了解了這些案例之后,斷定他教的就是咽音發聲法。

作為一位直性子,我添加了他后便開門見山問他所教的丹田發聲是否就是咽音。不料卻遭到了他直接而又不客氣的回絕,他表示自己教學的丹田發聲是丹田發聲,不是什么咽音。當我繼續追問時,被這位年輕的老師直接拉入黑名單了。

我既好奇又興奮,我猜想這人可能真有真才實學但是又有別的顧慮,不愿對外人道出其中奧秘。而他的丹田發聲公眾號上,諸多的學生案例讓我更加堅信這是一套值得我嘗試的方法。因為這位老師和我之前接觸的那些老師相比,態度截然不同:此前我多處拜師,每次詢問對方是否教學咽音時,對方立馬二話不說給予肯定,結果是浪費了我大量時間和錢財,也沒學出個樣來。

不死心的我隨后用我愛人的號加了這個老師,并且讓他去咨詢了這位海洋老師。得到的答案是“既然是你對象的嗓音問題,讓她本人和我溝通最好”。不得已我只能用愛人的號和他溝通,謊稱自己賬號剛剛被盜,這樣幾經輾轉,“混”入了他們的線上集體班。

報班后,我從同班同學口中了解到海洋本人畢業于北廣,早年受教于中華衛視一位主播老師后拜入孟廣祿、閻維文等多位藝術家門下,精通發聲學,造詣頗深。關于他的報道,屢見于鳳凰網搜狐網等多家媒體。看到這些事實,我更堅定了對這套方法的信心。

20184,我正式開始了學習(學的人多,等了一個多月才排上)。在7月中旬,我重新回到了團里繼續工作主持的時候,明顯講話輕松了很多。但是一直有破音的問題。

在經過和海洋的溝通之后,我繼續請假一個月,堅持丹田練聲。9月初的時候,破音問題也消失了。發聲時明顯感覺喉部輕松,聲音共鳴全部在小社會后面的咽壁位置里。
  回想之前我接觸的練聲、針灸、霧化等等手段,不僅感慨好事多磨。民間確實有高人,作為一個站在舞臺上十多年的人,我居然不知道有這樣的發音方法。真是隔行如隔山。

學習中,我了解到,海洋老師的這種方法不僅僅是咽音練聲法那么簡單,它里面融合了六七套方法的核心練習。
  由于工作需要,我們經常去國外有演出活動。此前我練舞蹈韌帶拉傷,國內各種方法用盡也無效果,后來在德國通過一種肌肉訓練方法恢復如初,其實在西方國家,對用藥比國內謹慎得多。他們的運動康復學領先我們實在太多太多。這種打針吃藥以外的手段康復身體早不是一種新的思想。就像這種通過練聲恢復嗓音的實踐,我在這兩年的自身遭遇中,不斷看書上網,才了解到國外也有很多。
  遺憾的是,為什么這么好的方法本應受到廣泛的好評沒有被主流醫學所接受?原因很多,其中一個我想大概是與醫療機構的利益價值沖突有關。
  自古同行相輕。當我們還在為中醫、西醫孰對孰錯爭論不休的時候,我個人倒認為,大家不妨握手言和,不要為了所謂的“利益蛋糕”你爭我搶,好好走到一起,眾人拾柴火焰高——一起來研究了解一下這個有別于中醫、西醫的另類醫學——“聲帶物理恢復,或許對祖國醫學的發展能作出一點淺薄的貢獻我所了解的有別于中西醫的另類“治嗓”法:海氏丹田發聲

提到聲帶物理恢復這個概念,相信對很多人來說,都陌生的。我接觸也是在前兩年,偶然在一個健康網站上看到了一個關于“海氏丹田發聲”的報道文章。

我上互聯網的初衷是了解下聲帶的保守治法(我是做夜場主持的,常年用嗓導致左側息肉伴有肥厚,最開始服用中藥湯藥一直控制得很好,但是在生了我家涵寶之后,怎么吃藥也沒用了)。無意中搜到了這種通過發聲訓練(它不是我們唱歌、主持所用的那種普通的用氣發聲法)去消除聲帶增生的訊息。

我看了很多相關的資料文獻,了解到聲帶物理恢復是一種嗓音科學,遺憾的是國內很少有人鉆研。50年代出現過一個林俊卿大夫,當時他的嗓音科學研究還得到了周總理的支持。和西醫、中醫這些主流醫學相比,聲帶物理恢復算是典型的“非主流,甚至可以說不入流。至今,在中國,很少聽說哪家醫院的醫生用這個手段給人看病,也很少有相關的研究和學術活動。

聲帶物理恢復,作為一門集醫學、教育和康復為一體的跨領域學科,中國目前的嗓音訓練老師卻屈指可數。一是嗓音訓練需要患者的配合,而大部分患者重治病,輕防病。此外,由于國內沒有嗓音訓練師這個崗位,收入也就沒保障。
  在我國,這一學科最早出現在林俊卿博士的基本相關學術著作里。他在《歌唱發音的機能狀態》、《歌唱發音不正確的原因及糾正方法》、《歌唱發音的科學基礎》等書中詳細闡述了這一方法,并將它命名為“咽音”2018年,香港香江出版社出版的《四步練就金口才》一書也記錄了這一方法(作者就是前文提到的“海氏丹田發聲”創始人海洋)。關注聲樂的朋友可能知道,林俊卿博士的聲樂研究所后來遭受了“重創”——由于很多原因,他苦心經營的研究所最終倒閉,一生所學衣缽殘留到民間。

作為一個歌唱愛好者,而且嗓子又是我的飯碗,我不得不遍尋北上廣等地的老師,耗資花費十多萬,想追尋這一“發聲秘笈”蹤影,最終空手而歸。投入了大量學費資金,卻始終沒有學到正宗的“咽音”發聲法。后來經高人指點才知,江湖上打著“咽音”教學旗號開班授課的,十有八九都是“掛羊頭賣狗肉”之舉。

2018年,我得知長沙出了一位“治嗓高手”,年紀輕輕卻教學成績顯著,他教的丹田發聲另類獨特。我于是關注了他們,聽了很多學生案例,憑藉我之前東學西訪的對“咽音”的理解,我在了解了這些案例之后,斷定他教的就是咽音發聲法。

作為一位直性子,我添加了他后便開門見山問他所教的丹田發聲是否就是咽音。不料卻遭到了他直接而又不客氣的回絕,他表示自己教學的丹田發聲是丹田發聲,不是什么咽音。當我繼續追問時,被這位年輕的老師直接拉入黑名單了。

我既好奇又興奮,我猜想這人可能真有真才實學但是又有別的顧慮,不愿對外人道出其中奧秘。而他的丹田發聲公眾號上,諸多的學生案例讓我更加堅信這是一套值得我嘗試的方法。因為這位老師和我之前接觸的那些老師相比,態度截然不同:此前我多處拜師,每次詢問對方是否教學咽音時,對方立馬二話不說給予肯定,結果是浪費了我大量時間和錢財,也沒學出個樣來。

不死心的我隨后用我愛人的號加了這個老師,并且讓他去咨詢了這位海洋老師。得到的答案是“既然是你對象的嗓音問題,讓她本人和我溝通最好”。不得已我只能用愛人的號和他溝通,謊稱自己賬號剛剛被盜,這樣幾經輾轉,“混”入了他們的線上集體班。

報班后,我從同班同學口中了解到海洋本人畢業于北廣,早年受教于中華衛視一位主播老師后拜入孟廣祿、閻維文等多位藝術家門下,精通發聲學,造詣頗深。關于他的報道,屢見于鳳凰網搜狐網等多家媒體。看到這些事實,我更堅定了對這套方法的信心。

20184,我正式開始了學習(學的人多,等了一個多月才排上)。在7月中旬,我重新回到了團里繼續工作主持的時候,明顯講話輕松了很多。但是一直有破音的問題。

在經過和海洋的溝通之后,我繼續請假一個月,堅持丹田練聲。9月初的時候,破音問題也消失了。發聲時明顯感覺喉部輕松,聲音共鳴全部在小社會后面的咽壁位置里。
  回想之前我接觸的練聲、針灸、霧化等等手段,不僅感慨好事多磨。民間確實有高人,作為一個站在舞臺上十多年的人,我居然不知道有這樣的發音方法。真是隔行如隔山。

學習中,我了解到,海洋老師的這種方法不僅僅是咽音練聲法那么簡單,它里面融合了六七套方法的核心練習。
  由于工作需要,我們經常去國外有演出活動。此前我練舞蹈韌帶拉傷,國內各種方法用盡也無效果,后來在德國通過一種肌肉訓練方法恢復如初,其實在西方國家,對用藥比國內謹慎得多。他們的運動康復學領先我們實在太多太多。這種打針吃藥以外的手段康復身體早不是一種新的思想。就像這種通過練聲恢復嗓音的實踐,我在這兩年的自身遭遇中,不斷看書上網,才了解到國外也有很多。
  遺憾的是,為什么這么好的方法本應受到廣泛的好評沒有被主流醫學所接受?原因很多,其中一個我想大概是與醫療機構的利益價值沖突有關。
  自古同行相輕。當我們還在為中醫、西醫孰對孰錯爭論不休的時候,我個人倒認為,大家不妨握手言和,不要為了所謂的“利益蛋糕”你爭我搶,好好走到一起,眾人拾柴火焰高——一起來研究了解一下這個有別于中醫、西醫的另類醫學——“聲帶物理恢復,或許對祖國醫學的發展能作出一點淺薄的貢獻


31选7开奖公告